陆予臣💫

『红颜易碎·é“œå¢™é“å£ã€

心疼

悖悖论:

Wow. It took her 70+ years to take care of Ella

Worst assassin robot ever

 ï¼ˆNext mission: Destroy all humans!)

来源:transparensie.汤不热

记忆大师观后案件总结

强行安利记忆大师!

渤哥超帅!渤哥超帅!渤哥超帅!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说三遍!!!
————————————

其实我一开始以为这部电影里面有几个bug。后来却发现,这是一部细思极恐的电影。

本来我是觉得凶手应该是一个女性。在第一个回忆场景中,如果凶手是一个男性,并且是被害人的情夫。那么在被害人丈夫找上门的时候被害人的丈夫,居然没有对她的情夫动手,这应该是很不正常的。再者,在被害人的母亲阻止被害人的妹妹打110报警时候凶手也是在场。如果凶手是一个男性,并且和被害人有关系,那么如此比较,被害人的母亲,一个羞耻心十分严重的女人,她是不会容忍这种情况出现的,也就是说她并不觉得凶手与被害人是情侣关系。再者当被害人的丈夫驾车将被害人带离房子的时候,凶手也在车里。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会让一个正在发怒的男人将另外一个异性带出现场?并且在家暴期间她的丈夫并没有袭击凶手,而是去家暴了被害人。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同一个现场,他居然没有去攻击同性而是将怒火完全发泄在了女性身上,这是不太科学的。那只能说明被害人的丈夫觉得凶手的存在对他构不成威胁,那么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令一个男人认为对方是构不成威胁的呢?只能说明这个人是女性。而且被害人的丈夫对待的凶手态度很奇怪,他认为,被当着凶手面被训斥或者是下跪是种让他觉得非常丢人的事情。被害人的丈夫应该算是一种大男子主义,由此可见凶手应该是属于一种弱势群体,比如弱势的女性。我恰恰忘了,如果带入儿童身份,以上推断依旧成立。

还有一点是在被害人死亡之前,被害人是要求凶手到浴室来帮她拿药,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一个女人会让一个异性来到浴室?就算是关系再好(上面推断不是情夫),可是这么个情况一般是不会出现的。这也能说明被害人非常相信凶手,而且这个人的性别应该是女性。和别人一起在芦苇荡(?大概)里面玩耍,这种互动一般只能出现在热恋中的情侣或者是闺蜜这样的好朋友之间,和男性朋友有这样的互动不太正常。

我没有在意时间线,所以我以为这两个案件是连续的,所以这应该是一个针对存在家暴的家庭的女性的连环杀人案。他的目标应该是被丈夫长期家暴,但是却又坚持不离婚的女性,典型男渣女贱。他认为,杀死这些女性就是在帮助她们解脱,是为她们好的。而且从第一个案件看来,凶手的家里有很多的药物(柜子上一排药)。应该是从事医药学或者擅长这方面的东西。并且从第二个案件来说,凶手随身携带白手套说明他的工作中经常处理这些事情,当时我唯一想到的只有医生或者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而且在我的思路中,我的嫌疑人就是那个女法医。恰巧忘了一点,如果是警察的话,警察经常出入于案发现场那么白手套,应该也应该是他们的必备之物。我是觉得女性一般如果杀人的话,大多会选择投毒或者是挑唆男性来杀人这样的间接杀人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很少有选择直接杀人的。如果是直接杀人的话,大部分都是通过用随身携带物品或者是现场的随机物品来攻击,这大部分都是应激行为。很明显第二个被害人是因为拒绝了凶手,所以才导致凶手恼羞成怒,将被害人推下了楼梯。这完全是符合应激行为。如果凶手和被害人是闺蜜关系,或者是很亲密的女性关系,那么被害人的女儿,帮助凶手隐瞒身份是非常合理的。其女儿和凶手的关系非常好,凶手在被害人离家出走期间送其女儿上下学校是合理的。当父亲和母亲发生了争执,第一个想到的是母亲的好朋友,这是正常的。这样一个女性随随便便进入另外一个十几岁女孩儿的房间也是非常正常的。这种行为,根本不可能发生在男性身上。我忘记了一点,如果这个凶手是警察,而并且这个警察还是被害人的亲属那么被害人的女儿非常信任凶手也有了一种更为合理的解释。如果你的表哥是一个警察,并且经常帮助你处理调节你父母之间的家暴,你是不是会非常信任他,也愿意帮其隐瞒你所认为的真相?

在影片的后半部分,男主角的妻子曾经跟着女法医,走进了凶手的别墅。她从桌子上拿起过一张照片,时间应该不长于3s。照片上有三个女人一个是凶手的母亲,一个是凶手的姥姥,另一个则凶手的小姨。两个被害人都在照片上面。由此可以证明,凶手和两个被害人都有直接或间接的亲属关系。

在描述第二个被害人的时候,第二个被害人和凶手争执时口不择言中曾经训斥对方是一个变态。当时我因为我的嫌疑人是一个女性所以我觉得凶手可能是一个同性恋,比如那个女法医,所以被害人才会骂她变态。那么从这来看,很有可能凶手,因为儿时的挫伤,所以有一些恋母情节,然后他喜欢上了当年曾帮助了他母亲的小姨,可是他的小姨误以为凶手是喜欢她想让她离婚,才有了这样悲剧。惹怒了凶手,而凶手选择了以弄死他母亲的窒息方式杀害了第二个被害人也是用手捂住其鼻部导致其窒息死亡。从这一点也是看出,凶手儿时受到心理创伤是非常严重的。心理学上也提到过,孩子小时候受到创伤可能直接导致他长大在特定或者过度紧张的场景中所做出的一些应激反应。比如PDSD*。

至于凶手为什么会植入男主角的记忆,我觉得,凶手是一个警察,他有非常强的反侦察能力,所以当他见到男主角的第一面了解到男主的情况,他条件反射性的想去弄清楚男主的弱点,那么凡是不想要的记忆往往就是人最害怕、恐惧的记忆,这都是些弱点。所以他也是非常想去知道男主角的弱点,然后以此来要挟或者是来逼迫他之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想一想,如果当初凶手并没有去安装男主角的记忆,那么很有可能他的计划就是成功的,永远的隐瞒真相。由此可见,男主的妻子是男主最厉害的金手指,最粗长的金大腿。嘻嘻。

看完这部片子,我也做了点案件总结。第一,要敢于猜测凶手的性别;第二,一定要弄明白,时间线问题。时间问题,对于破案是非常重要的;第三,一定要注意细节。第四,要猜测多重可能。有一些正确的细节很有可能导致案件判断最终通向一个错误的结局。

在我的印象里面,一般来说凶手肯定是一种可以使被害人感觉到安全的一类人。第一个是警察,第二个就是医生。第三个是女人,第四个是儿童。这四种人,一般来说是不会引起别人攻击和反感的。对我们来说,这些人是安全的,或者说是相对来说安全系数是比较大的。

经常随身携带白手套的。除了医生,还有可能是经常出入案发现场的警察。或者是从事相关工作的人员。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DSD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又称创伤后应激障碍或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等等。

b:文中口语化严重,主要是自己推理的。心理方面推理不专业qwq
这部片子太棒啦!!!值得二刷三刷!强行安利!

渤哥好帅!!!!

一个正经的repo
做的书终于到了qwqq

表白清和及两位太太!♪(๑ᴖ◡ᴖ๑)♪
  @矩阵良  @顾清辞Kai

拿到书感动到爆炸,各种长知识
(ˊᵒ̴̶̷̤ꇴᵒ̴̶̷̤ˋ)ノp2p3硫酸纸内衬超级有感觉有!木!有!!这个价位一脸满足qwq



最后娜娜六一快乐啊w @狗哥的小尾巴_小觉

【凌李/伪庄季】皈依(一)

b.大概就是个(救人命的)器官贩子和(正义感爆棚的)军火头子的初遇初恋相爱的小故事吧。有私设,如果人物严重ooc,是我的锅,请多担待以及指出,我尽量改。内容有偷换概念及黑化情节,有三观不正,这是黑化梗啊朋友!另:黑化到什么程度我说的算,我就是喜欢他俩搞搞心机谈谈恋爱hhhh跟霸气没啥关系,就是俩没有恋爱经验的怂蛋宝宝。

文章中心思想就是『皈依能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也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实现。』←毛姆说的w

wuli凌院皈依医,皈依财……皈依…小李警官。

【凌远中心篇】

凌院长说:我们在黑暗中不断摸索,前行。

凌远母亲是因为心脏病过世的。如果说真若是生死有命的事儿,凌远还不至于走到现今这地步。

当年的凌妈妈其实是有活下去的机会,她在年前匹配到了一颗合适的心脏。准备手术前夕,一个富家子弟酒驾,出了车祸,巧合的是那颗心脏便是匹配成功的对象。结局自然不可能是皆大欢喜,而是以一人死亡告终。

“你们不是缺钱吗?没钱康复那还有什么用?!这些钱足够过好日子了!”男人眼睛瞪得如同牛眼般大,将成沓的钱和银行卡掷到凌远脚边,软硬并施。一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不停的哭哭哭,一口一个我的儿。

“我不要,我要我妈。”小凌远挡在病房门口,活像一只护主的小狼狗。

“远远,咱们没钱了。咱们没法儿救妈妈的。”舅舅拾起地上的钱卡,攥住了凌远的手往后扯了扯。

凌爸爸是镇里的医生,开了家诊所。医术高超,有时候病人钱不够就自己给垫上些许,一派医者仁心的风度。可凌远不喜欢,家里并不是那么宽裕啊。前几年凌爸爸晚上出诊下了大雨,第二天在河的下游被发现,早已断了气。凌妈妈哭了一晚上,第二天红着眼回娘家。“远远得上大学,一定要上的。”

“远远,你要上大学。这是你妈的执念,不然她死都不能闭眼。”舅舅轻声说道。凌远定定地看着舅舅,他知道舅舅是个好人,为了他和妈妈付出了很多。

站在病床前,凌远感觉自己如鲠在喉,一张嘴仿佛就能吐出来一口血。

“妈……”

“远远,我听到了……认了吧,这都是命。”凌妈妈冲凌远露出来一抹微笑,却是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晚上趁凌远打瞌睡的时间,凌妈妈轻轻地移开了氧气罩,悄无声息的走了。醒来的凌远攥着那双早已冰冷的手嚎啕大哭。收拾遗物的时候舅舅从枕头旁边抽出了一张小纸条,上面用颤抖的笔触写着一个字——“医”。

尼采说过,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以凝视。

舅舅遵守了诺言,凌远也拼命考上了大学,最后进了第一医院。他想改变一些东西,保护住一些东西。却在无数次撞了南墙之后无疾而终。

成为院长的凌远在笔记本末页写道『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对不起啊,我终究是活成了我自己所厌弃的模样。

曾经有个人,他踩着阵阵清风而来,却在血池中翻滚多载,最终一步一朵血莲而去,刮起一场腥风血雨。是我成就了我的道,凌远告诉自己,满嘴的铁锈味儿。在对与错之间,我有幸选择了一个棱模两可的答案。多选题,撑死扣一半的分。

杏林,古称中的中医界,医家的统称。亦是凌远不变的初心,却是换了种悲壮的手段。杏林是我的心血,是我蘸着心头血沫子数出来的钱堆砌而成的。凌院长如是说。

你捐,我们欣然接受,充满感激;你卖,我们也不会拒绝,给你充足的钱作补偿,两不相欠;轮到你的资源,自然给你;如果你要买,那么就要付出足够多的钱来。总而言之,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自然也不会在给你的干饭上缺斤少两。

我所得到的比我所付出的要多的多,这样的运转使医院资源得以维持与更新。在别人心里,这是黑心钱,但这些黑心钱却能够救很多人的命,那些命不该绝的 人。没人会跟钱过不去,也没有人会吝啬于在性命上花钱。

扶桑若木本一树,却是初生与衰败的集合体。杏林亦然。

凌远给自己起了个假名来游走江湖——庄恕。假装宽恕那个富家子弟,假装宽恕自己,假装宽恕……这个世界。伪君子在道上就该有一派伪君子的风度不是吗?戏做就要做全套。于是作为贩卖器官的庄恕梳了个大背头,带起了金丝边的眼镜。真像斯文败类,谭宗明如是说。谭大鳄是知情者之一,作为损友,赞助的同时也给予了凌远“器官贩子的“美誉”。

“只要别扯上启平。”

“真是矫情。”凌远对此嗤之以鼻。

“他骨科的。”

赵启平这只狐狸谁能吃到口里又不满嘴血那就是个本事,更别提让他收敛爪子圈养家中。

“凌远,你是不是生命中除了救人就只剩下钱啦?”谭宗明从手机里调出了赵医生挺得笔直的背影,有傲如青竹的风度。得意洋洋的伸进凌远的眼皮子底下摇了摇。

“拿开。”凌远用协议书扫开谭宗明的爪子,开始专心的审查条例项目。

“阴阳怪气儿的,听了难受。我一直以为你俩走肾不走心来着。”

“我是真喜欢他。”就在凌远以为谭大鳄已经被怼死在戈壁滩上的时候,谭宗明突然出了声,吓得凌远手一抖。“我想和他过一辈子。凌远,你还不懂。”谭宗明轻声说,末了在手机中那抹靓影上留下沉重一吻。

“就你懂?你他娘的现在都没套牢绳!”凌远浑身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不过,谁又能看得上我呢?不是凌院而是凌远。剥下了道德医师皮之后的凌远。

那时候的凌远并没有遇见小李警官。那时他只懂去固守心中的孤帆,后来却也学会了去看青山葱盈,碧水水连天。

tbc.




好了,【凌远篇】到此结束,我也不知道我写这么长的这个类似于人物介绍的干啥,宝宝们就当是前传看好了。我只是想让我的凌院形象能丰满点,塑造一个(救人命的)器官贩子w有什么梗尽管说啊hhh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竹染清墨:

终于决定了,明影帝和童养夫的日常

十分强势!

士多啤梨柔顺剂:

清和润夏值小满,白露未晞尚有蝉。欲寄尺素十二万,偏偏远隔万重山。本心初列八段纲,穆穆语言诗一行。


只好,横穿马路,日以继夜,奔波于澜沧江上,卧倒在兔子窝旁,教蔚山沉默,听北歌南唱。


只愿,带上这本简装书,亲自把那情意抒。


路中小憩,走进兴盛卤肉馆,打开我的便当当,左手蜜三刀,右手发条包,囫囵咽下小浣熊,再来半颗狮子头。偶遇梁同学,悄悄对我讲,前方杏林不种杏,早改种蔷薇;青山之上已无鹿,夜仅鸦低飞;美人不卖蒙汗药,如今赠人糖葫芦。世事本无常,你且快前行。


背上行囊,匆匆上路,却是脚底一滑,两眼一黑。醒来见一人,眼里有星光。


“这哪?”
“自己看!”
扶腰,抬头,401病房。
“快快放我走,我要寻找乌托邦。”
“嘁,谁要留你?养你还费米。
只是现如今,倒山倾海,重门紧闭,早已没有那温柔乡。”


啊!不!既非宇宙爆炸,我就更得争朝夕!


跋山涉水,不问归期,总算来到汇丰银行的废墟旁。茕茕孑立,乱翻一气,竟找着231号保险箱。
如获至宝捧怀里,还好还好,也算AYLI皆大欢喜。
情书不可寄,无妨,爱意全部塞肚里。


芥子须弥,也是江河万里。

【谭赵】申请葬礼(一)

非常不靠谱的甜文,蛮日常的。

cp谭赵。

文笔拖沓,等我智商上去了就好好修炼去。姑娘们凑合看吧QWQ也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人写过×

赵启平是个正经的死神。

非常正经。至少和李熏然那个灶神比起来,处理业务水平还是杠杠的。什么?你问我为什么wuli平平职务称号这么洋气?拜托,人家出国深造过嘛。

俗话说得好,不会撩妹的医生不是个好死神。这不,小赵死神在医院混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谁叫人家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非要靠手打拼呢,在六院院里院外桃花三千里。总而言之,在凌院长、庄医生等一众老干部群体里活出了不一样的风采。

凌院长曰:梧高凤必至,花香蝶自来。于是,赵医生在骨科把小曲姑娘迷的团团转。当然这都是院里面瞎传的,谁让他俩各种合拍浪的飞起。

当曲筱绡兴奋的给基友打电话说自己恋爱了,然而安迪对此嗤之以鼻,理由是对方降不住赵医生这个小仙女儿。于是小曲沉思片刻又兴奋的改口自己捕获了一只男闺蜜,安迪大神直接冷漠的挂掉了手机。

这都可以?好吧在曲筱绡的世界里,没什么不可以。

白天的赵医生一袭白色长褂坐镇骨科,冲着一众病患嘘寒问暖,十指一伸妙手回春;晚上则隐去身形,在医院走廊上瞎溜达,狩猎濒死之人的灵魂,手腕子一挽,呈摧枯拉朽之势。哦对,最近死神模范标兵找到了一份新的外快——跟曲闺蜜逛夜店,顺便暗搓搓地在一群长期酗酒纵欲过度的男男女女中挑选目标。然后,辣!手!摧!花!

赵死神:觉得自己棒棒哒!

曲闺蜜对于小伙伴总是盯着一群身材走样的老pang板zi看十分担忧。

“你是gay吗?”

“你看像吗?”很好,小赵医生任性地决定除了约吃喝玩乐再也不要和曲筱绡说话了。

科科。作为一个正经的、有事业心的死神,工作从来不是只为了有口饭吃(反面教材见李熏然x)!那些才不是胖子!是大红花!!是业绩!!!是死神的勋章、骄傲!!!!

李熏然:呃…我不是为了饭啊,我是为了爱情。

赵启平:你走,关系户。今年排名又是你垫底。

佛曰:“前世的500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谭宗明却想,大概是来世耗尽了所有的祈福香火才换得了今生的一次回眸。赵启平听了直摇头,那叫死亡凝视好吗?!来自死神的凝视啊什么狗屁的回眸!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赵启平和曲筱绡约着去夜店瞎几把浪。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赵启平他喝醉了,这也不是重要原因,主要是喝醉了还不忘工作。就是眼皮子一抬又一合的功夫,赵启平用眼角瞥到了一个喝到不省人事的男人。哦哟,高血压。

估摸着是因醉酒动作不协调,捕捉灵魂的时候定错了位。一旁的谭宗明忽的感觉自己一阵销魂蚀骨,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那种灵魂爽的飞起的feel。也就那么一眨巴眼的事儿,吓得赵启平出了一身汗。

卧槽,差点弄着差评!谭宗明刚定下神来,一下子就陷进了汪清泉里。那是一双水汪汪的大鹿眼,黑白分明的瞅着自己。哦,那种心慌的感觉又回来了,会心一击。赵启平还沉浸在自己差点马失前蹄的惊吓之中,一把扯过正在打哈欠的曲筱绡扭头就走。

这算是落荒而逃……吧,真特么言情。赵启平出门就后悔了,伸手赏了自己嘴一下,让你喝!上头了吧?真真是假酒误事哟。

所以说,喝高了就不要开车,迟早会翻。赵同学,你谭爸爸看着你呢。

这厢谭宗明脑海里迟迟忘不掉那双水润的大眼珠子,看什么都像那只野生的鹿崽儿。结果出门仰天长叹忘记索要电话姓名之际,脚下一空,从台阶上四仰八叉地摔了下去。

“安迪,我脚扭了。”

“所以?”

“告病回乡,这次脚踝真的肿了。”

安迪从鼻子里哼出了个单音,然后麻利的挂了电话。唉,当初就不该下凡。

谭宗明坐着专车到医院的时候心里还在演奏命运交响曲,走进骨科看到赵启平的那一瞬间就唱起了欢乐颂。

苍了个天哟。赵医生在心里为自己点播了一首一剪梅,还是单曲循环。

“我们昨天见过的。”谭宗明在一片死一般寂静中主动出击。

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危笑呢。赵医生呲了呲一口大白牙。

“哦,闲暇时间,放松放松。”说完赵启平又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不打自招!让你不走心!

“赵医生……很不一样。”谭宗明心里几乎要敲锣打鼓、普天同庆了。

“哈哈,平民百姓哪有什么不一样的。哪里不舒服?”赵启平觉得自己猛的心血上涌,只想暴起打人。

谭宗明用大拇指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面露尴尬。“呃……这个昨天出门的时候不小心从台阶上,嗯…摔下去了。肿了。”因为惦记你才滚下台阶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出口嘛。

赵启平挑了挑眉,从办公桌后转了出来俯身半蹲在谭宗明腿边,将裤腿卷了上去看察情况。谭宗明低头就能看到他的发旋,两个排在头顶上,小巧的,可爱极了。忽的想起来老家有个顺口溜:一个旋好,两个旋坏,三个旋死的快。这话没什么准头的,但还是有科学依据说有两个旋的宝宝更为调皮,脾气比较倔,思维活跃,机灵聪明。

这样的人八面玲珑,如果有孩子也势必是天资聪颖的。谭宗明不由自主地咂巴了咂巴嘴。

赵启平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肿状,起身去写单子,先让谭宗明去拍了个片。

“根据你的情况,可能是软组织扭伤。建议你平时避免长时间的站立和行走,自己多按摩脚踝或用毛巾热敷、用活血化瘀的药酒擦抹,在适度范围内活动脚踝,疼了就多休息。”说到休息,赵启平抬了抬他那高贵的下巴,深深地瞅了一眼谭宗明,“多休息,就是哪儿也别去。”

哎,崽儿真贴心呢。谭宗明暗搓搓地想着,自动忽略了多休息这三个字。好的,最近除了去夜店蹲点,哪儿都不去。

“那多谢赵医生了。刚刚看到墙上挂了几面锦旗,你可是救死扶伤,妙手回春呢。”谭宗明从来不吝啬于表扬,尤其是当喜欢的人有着真本事,这绝对是值得骄傲的。

赵启平笑了笑没搭话。救死扶伤?赵医生确实是个医界的中翘楚。但赵启平可不是。

临走的时候谭宗明要了张赵启平的私人电话,美其名曰下次好联系。

“下次来我们或许还可以聊一聊生意,赵医生。”谭宗明放出了极为友好讯息,讨好就是投其所好嘛。

赵启平将手中的中性笔转出了朵花儿,盯着手里的各种病例也不抬头。“那得看什么生意了,谭总。”

“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谭宗明不死心地反问。

“呃……欢迎再来?”

挑起的尾调撩的谭宗明心痒痒,牙根儿也痒痒的。这鹿崽子我要是吃不到嘴里我就从晟煊大楼上跳下去。

这边赵启平也是一脸懵逼,有病吧这人,哪有想天天光临医院的!骨科可从来不是言情小说的产地,不会……昨天吸魂儿后遗症吧QAQ苍了个天哟……我的五星……




b.好嘛,最后还是暗搓搓的发出来了。话说闲鱼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不仅可以认识媳妇儿,还可以碰见大舅子(并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korotama:

玩梗的反射弧总是很长。。。。。

改图,微博上的发射爱心梗哈哈哈哈

依旧灵魂画风(。)希望能有辨识度哈哈哈哈哈哈

小明:弟弟很生气,弟弟要离家出走

      æ¢…长苏:白菜被合鸟子拱了  

LOF只能上传10张图?所以最后把凌李合体啦0 0

是的凌李很甜甜到画风不一样

一下子想不出第三人来凑最后一张凌李的图。。

就算打幺幺零说虐狗也是没有用的哦


OMGGGGGG

潇洒的胡椒面君:

好像get了什么不得了的邪教

(仔细想想张启山要是当过王天风的学生……
(曼丽:师、师兄?明台:卧槽我有点孩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