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少女翎

何以引山洪

【谭赵】申请葬礼(一)

非常不靠谱的甜文,蛮日常的。

cp谭赵。

文笔拖沓,等我智商上去了就好好修炼去。姑娘们凑合看吧QWQ也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人写过×

赵启平是个正经的死神。

非常正经。至少和李熏然那个灶神比起来,处理业务水平还是杠杠的。什么?你问我为什么wuli平平职务称号这么洋气?拜托,人家出国深造过嘛。

俗话说得好,不会撩妹的医生不是个好死神。这不,小赵死神在医院混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谁叫人家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非要靠手打拼呢,在六院院里院外桃花三千里。总而言之,在凌院长、庄医生等一众老干部群体里活出了不一样的风采。

凌院长曰:梧高凤必至,花香蝶自来。于是,赵医生在骨科把小曲姑娘迷的团团转。当然这都是院里面瞎传的,谁让他俩各种合拍浪的飞起。

当曲筱绡兴奋的给基友打电话说自己恋爱了,然而安迪对此嗤之以鼻,理由是对方降不住赵医生这个小仙女儿。于是小曲沉思片刻又兴奋的改口自己捕获了一只男闺蜜,安迪大神直接冷漠的挂掉了手机。

这都可以?好吧在曲筱绡的世界里,没什么不可以。

白天的赵医生一袭白色长褂坐镇骨科,冲着一众病患嘘寒问暖,十指一伸妙手回春;晚上则隐去身形,在医院走廊上瞎溜达,狩猎濒死之人的灵魂,手腕子一挽,呈摧枯拉朽之势。哦对,最近死神模范标兵找到了一份新的外快——跟曲闺蜜逛夜店,顺便暗搓搓地在一群长期酗酒纵欲过度的男男女女中挑选目标。然后,辣!手!摧!花!

赵死神:觉得自己棒棒哒!

曲闺蜜对于小伙伴总是盯着一群身材走样的老pang板zi看十分担忧。

“你是gay吗?”

“你看像吗?”很好,小赵医生任性地决定除了约吃喝玩乐再也不要和曲筱绡说话了。

科科。作为一个正经的、有事业心的死神,工作从来不是只为了有口饭吃(反面教材见李熏然x)!那些才不是胖子!是大红花!!是业绩!!!是死神的勋章、骄傲!!!!

李熏然:呃…我不是为了饭啊,我是为了爱情。

赵启平:你走,关系户。今年排名又是你垫底。

佛曰:“前世的500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谭宗明却想,大概是来世耗尽了所有的祈福香火才换得了今生的一次回眸。赵启平听了直摇头,那叫死亡凝视好吗?!来自死神的凝视啊什么狗屁的回眸!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赵启平和曲筱绡约着去夜店瞎几把浪。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赵启平他喝醉了,这也不是重要原因,主要是喝醉了还不忘工作。就是眼皮子一抬又一合的功夫,赵启平用眼角瞥到了一个喝到不省人事的男人。哦哟,高血压。

估摸着是因醉酒动作不协调,捕捉灵魂的时候定错了位。一旁的谭宗明忽的感觉自己一阵销魂蚀骨,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那种灵魂爽的飞起的feel。也就那么一眨巴眼的事儿,吓得赵启平出了一身汗。

卧槽,差点弄着差评!谭宗明刚定下神来,一下子就陷进了汪清泉里。那是一双水汪汪的大鹿眼,黑白分明的瞅着自己。哦,那种心慌的感觉又回来了,会心一击。赵启平还沉浸在自己差点马失前蹄的惊吓之中,一把扯过正在打哈欠的曲筱绡扭头就走。

这算是落荒而逃……吧,真特么言情。赵启平出门就后悔了,伸手赏了自己嘴一下,让你喝!上头了吧?真真是假酒误事哟。

所以说,喝高了就不要开车,迟早会翻。赵同学,你谭爸爸看着你呢。

这厢谭宗明脑海里迟迟忘不掉那双水润的大眼珠子,看什么都像那只野生的鹿崽儿。结果出门仰天长叹忘记索要电话姓名之际,脚下一空,从台阶上四仰八叉地摔了下去。

“安迪,我脚扭了。”

“所以?”

“告病回乡,这次脚踝真的肿了。”

安迪从鼻子里哼出了个单音,然后麻利的挂了电话。唉,当初就不该下凡。

谭宗明坐着专车到医院的时候心里还在演奏命运交响曲,走进骨科看到赵启平的那一瞬间就唱起了欢乐颂。

苍了个天哟。赵医生在心里为自己点播了一首一剪梅,还是单曲循环。

“我们昨天见过的。”谭宗明在一片死一般寂静中主动出击。

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危笑呢。赵医生呲了呲一口大白牙。

“哦,闲暇时间,放松放松。”说完赵启平又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不打自招!让你不走心!

“赵医生……很不一样。”谭宗明心里几乎要敲锣打鼓、普天同庆了。

“哈哈,平民百姓哪有什么不一样的。哪里不舒服?”赵启平觉得自己猛的心血上涌,只想暴起打人。

谭宗明用大拇指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面露尴尬。“呃……这个昨天出门的时候不小心从台阶上,嗯…摔下去了。肿了。”因为惦记你才滚下台阶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出口嘛。

赵启平挑了挑眉,从办公桌后转了出来俯身半蹲在谭宗明腿边,将裤腿卷了上去看察情况。谭宗明低头就能看到他的发旋,两个排在头顶上,小巧的,可爱极了。忽的想起来老家有个顺口溜:一个旋好,两个旋坏,三个旋死的快。这话没什么准头的,但还是有科学依据说有两个旋的宝宝更为调皮,脾气比较倔,思维活跃,机灵聪明。

这样的人八面玲珑,如果有孩子也势必是天资聪颖的。谭宗明不由自主地咂巴了咂巴嘴。

赵启平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肿状,起身去写单子,先让谭宗明去拍了个片。

“根据你的情况,可能是软组织扭伤。建议你平时避免长时间的站立和行走,自己多按摩脚踝或用毛巾热敷、用活血化瘀的药酒擦抹,在适度范围内活动脚踝,疼了就多休息。”说到休息,赵启平抬了抬他那高贵的下巴,深深地瞅了一眼谭宗明,“多休息,就是哪儿也别去。”

哎,崽儿真贴心呢。谭宗明暗搓搓地想着,自动忽略了多休息这三个字。好的,最近除了去夜店蹲点,哪儿都不去。

“那多谢赵医生了。刚刚看到墙上挂了几面锦旗,你可是救死扶伤,妙手回春呢。”谭宗明从来不吝啬于表扬,尤其是当喜欢的人有着真本事,这绝对是值得骄傲的。

赵启平笑了笑没搭话。救死扶伤?赵医生确实是个医界的中翘楚。但赵启平可不是。

临走的时候谭宗明要了张赵启平的私人电话,美其名曰下次好联系。

“下次来我们或许还可以聊一聊生意,赵医生。”谭宗明放出了极为友好讯息,讨好就是投其所好嘛。

赵启平将手中的中性笔转出了朵花儿,盯着手里的各种病例也不抬头。“那得看什么生意了,谭总。”

“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谭宗明不死心地反问。

“呃……欢迎再来?”

挑起的尾调撩的谭宗明心痒痒,牙根儿也痒痒的。这鹿崽子我要是吃不到嘴里我就从晟煊大楼上跳下去。

这边赵启平也是一脸懵逼,有病吧这人,哪有想天天光临医院的!骨科可从来不是言情小说的产地,不会……昨天吸魂儿后遗症吧QAQ苍了个天哟……我的五星……




b.好嘛,最后还是暗搓搓的发出来了。话说闲鱼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不仅可以认识媳妇儿,还可以碰见大舅子(并不是😂😂😂)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