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少女翎

何以引山洪

【凌李/伪庄季】皈依(一)

b.大概就是个(救人命的)器官贩子和(正义感爆棚的)军火头子的初遇初恋相爱的小故事吧。有私设,如果人物严重ooc,是我的锅,请多担待以及指出,我尽量改。内容有偷换概念及黑化情节,有三观不正,这是黑化梗啊朋友!另:黑化到什么程度我说的算,我就是喜欢他俩搞搞心机谈谈恋爱hhhh跟霸气没啥关系,就是俩没有恋爱经验的怂蛋宝宝。

文章中心思想就是『皈依能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也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实现。』←毛姆说的w

wuli凌院皈依医,皈依财……皈依…小李警官。

【凌远中心篇】

凌院长说:我们在黑暗中不断摸索,前行。

凌远母亲是因为心脏病过世的。如果说真若是生死有命的事儿,凌远还不至于走到现今这地步。

当年的凌妈妈其实是有活下去的机会,她在年前匹配到了一颗合适的心脏。准备手术前夕,一个富家子弟酒驾,出了车祸,巧合的是那颗心脏便是匹配成功的对象。结局自然不可能是皆大欢喜,而是以一人死亡告终。

“你们不是缺钱吗?没钱康复那还有什么用?!这些钱足够过好日子了!”男人眼睛瞪得如同牛眼般大,将成沓的钱和银行卡掷到凌远脚边,软硬并施。一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不停的哭哭哭,一口一个我的儿。

“我不要,我要我妈。”小凌远挡在病房门口,活像一只护主的小狼狗。

“远远,咱们没钱了。咱们没法儿救妈妈的。”舅舅拾起地上的钱卡,攥住了凌远的手往后扯了扯。

凌爸爸是镇里的医生,开了家诊所。医术高超,有时候病人钱不够就自己给垫上些许,一派医者仁心的风度。可凌远不喜欢,家里并不是那么宽裕啊。前几年凌爸爸晚上出诊下了大雨,第二天在河的下游被发现,早已断了气。凌妈妈哭了一晚上,第二天红着眼回娘家。“远远得上大学,一定要上的。”

“远远,你要上大学。这是你妈的执念,不然她死都不能闭眼。”舅舅轻声说道。凌远定定地看着舅舅,他知道舅舅是个好人,为了他和妈妈付出了很多。

站在病床前,凌远感觉自己如鲠在喉,一张嘴仿佛就能吐出来一口血。

“妈……”

“远远,我听到了……认了吧,这都是命。”凌妈妈冲凌远露出来一抹微笑,却是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晚上趁凌远打瞌睡的时间,凌妈妈轻轻地移开了氧气罩,悄无声息的走了。醒来的凌远攥着那双早已冰冷的手嚎啕大哭。收拾遗物的时候舅舅从枕头旁边抽出了一张小纸条,上面用颤抖的笔触写着一个字——“医”。

尼采说过,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以凝视。

舅舅遵守了诺言,凌远也拼命考上了大学,最后进了第一医院。他想改变一些东西,保护住一些东西。却在无数次撞了南墙之后无疾而终。

成为院长的凌远在笔记本末页写道『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对不起啊,我终究是活成了我自己所厌弃的模样。

曾经有个人,他踩着阵阵清风而来,却在血池中翻滚多载,最终一步一朵血莲而去,刮起一场腥风血雨。是我成就了我的道,凌远告诉自己,满嘴的铁锈味儿。在对与错之间,我有幸选择了一个棱模两可的答案。多选题,撑死扣一半的分。

杏林,古称中的中医界,医家的统称。亦是凌远不变的初心,却是换了种悲壮的手段。杏林是我的心血,是我蘸着心头血沫子数出来的钱堆砌而成的。凌院长如是说。

你捐,我们欣然接受,充满感激;你卖,我们也不会拒绝,给你充足的钱作补偿,两不相欠;轮到你的资源,自然给你;如果你要买,那么就要付出足够多的钱来。总而言之,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自然也不会在给你的干饭上缺斤少两。

我所得到的比我所付出的要多的多,这样的运转使医院资源得以维持与更新。在别人心里,这是黑心钱,但这些黑心钱却能够救很多人的命,那些命不该绝的 人。没人会跟钱过不去,也没有人会吝啬于在性命上花钱。

扶桑若木本一树,却是初生与衰败的集合体。杏林亦然。

凌远给自己起了个假名来游走江湖——庄恕。假装宽恕那个富家子弟,假装宽恕自己,假装宽恕……这个世界。伪君子在道上就该有一派伪君子的风度不是吗?戏做就要做全套。于是作为贩卖器官的庄恕梳了个大背头,带起了金丝边的眼镜。真像斯文败类,谭宗明如是说。谭大鳄是知情者之一,作为损友,赞助的同时也给予了凌远“器官贩子的“美誉”。

“只要别扯上启平。”

“真是矫情。”凌远对此嗤之以鼻。

“他骨科的。”

赵启平这只狐狸谁能吃到口里又不满嘴血那就是个本事,更别提让他收敛爪子圈养家中。

“凌远,你是不是生命中除了救人就只剩下钱啦?”谭宗明从手机里调出了赵医生挺得笔直的背影,有傲如青竹的风度。得意洋洋的伸进凌远的眼皮子底下摇了摇。

“拿开。”凌远用协议书扫开谭宗明的爪子,开始专心的审查条例项目。

“阴阳怪气儿的,听了难受。我一直以为你俩走肾不走心来着。”

“我是真喜欢他。”就在凌远以为谭大鳄已经被怼死在戈壁滩上的时候,谭宗明突然出了声,吓得凌远手一抖。“我想和他过一辈子。凌远,你还不懂。”谭宗明轻声说,末了在手机中那抹靓影上留下沉重一吻。

“就你懂?你他娘的现在都没套牢绳!”凌远浑身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不过,谁又能看得上我呢?不是凌院而是凌远。剥下了道德医师皮之后的凌远。

那时候的凌远并没有遇见小李警官。那时他只懂去固守心中的孤帆,后来却也学会了去看青山葱盈,碧水水连天。

tbc.




好了,【凌远篇】到此结束,我也不知道我写这么长的这个类似于人物介绍的干啥,宝宝们就当是前传看好了。我只是想让我的凌院形象能丰满点,塑造一个(救人命的)器官贩子w有什么梗尽管说啊hhh




【谭赵】申请葬礼(一)

非常不靠谱的甜文,蛮日常的。

cp谭赵。

文笔拖沓,等我智商上去了就好好修炼去。姑娘们凑合看吧QWQ也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人写过×

赵启平是个正经的死神。

非常正经。至少和李熏然那个灶神比起来,处理业务水平还是杠杠的。什么?你问我为什么wuli平平职务称号这么洋气?拜托,人家出国深造过嘛。

俗话说得好,不会撩妹的医生不是个好死神。这不,小赵死神在医院混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谁叫人家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非要靠手打拼呢,在六院院里院外桃花三千里。总而言之,在凌院长、庄医生等一众老干部群体里活出了不一样的风采。

凌院长曰:梧高凤必至,花香蝶自来。于是,赵医生在骨科把小曲姑娘迷的团团转。当然这都是院里面瞎传的,谁让他俩各种合拍浪的飞起。

当曲筱绡兴奋的给基友打电话说自己恋爱了,然而安迪对此嗤之以鼻,理由是对方降不住赵医生这个小仙女儿。于是小曲沉思片刻又兴奋的改口自己捕获了一只男闺蜜,安迪大神直接冷漠的挂掉了手机。

这都可以?好吧在曲筱绡的世界里,没什么不可以。

白天的赵医生一袭白色长褂坐镇骨科,冲着一众病患嘘寒问暖,十指一伸妙手回春;晚上则隐去身形,在医院走廊上瞎溜达,狩猎濒死之人的灵魂,手腕子一挽,呈摧枯拉朽之势。哦对,最近死神模范标兵找到了一份新的外快——跟曲闺蜜逛夜店,顺便暗搓搓地在一群长期酗酒纵欲过度的男男女女中挑选目标。然后,辣!手!摧!花!

赵死神:觉得自己棒棒哒!

曲闺蜜对于小伙伴总是盯着一群身材走样的老pang板zi看十分担忧。

“你是gay吗?”

“你看像吗?”很好,小赵医生任性地决定除了约吃喝玩乐再也不要和曲筱绡说话了。

科科。作为一个正经的、有事业心的死神,工作从来不是只为了有口饭吃(反面教材见李熏然x)!那些才不是胖子!是大红花!!是业绩!!!是死神的勋章、骄傲!!!!

李熏然:呃…我不是为了饭啊,我是为了爱情。

赵启平:你走,关系户。今年排名又是你垫底。

佛曰:“前世的500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谭宗明却想,大概是来世耗尽了所有的祈福香火才换得了今生的一次回眸。赵启平听了直摇头,那叫死亡凝视好吗?!来自死神的凝视啊什么狗屁的回眸!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赵启平和曲筱绡约着去夜店瞎几把浪。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赵启平他喝醉了,这也不是重要原因,主要是喝醉了还不忘工作。就是眼皮子一抬又一合的功夫,赵启平用眼角瞥到了一个喝到不省人事的男人。哦哟,高血压。

估摸着是因醉酒动作不协调,捕捉灵魂的时候定错了位。一旁的谭宗明忽的感觉自己一阵销魂蚀骨,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那种灵魂爽的飞起的feel。也就那么一眨巴眼的事儿,吓得赵启平出了一身汗。

卧槽,差点弄着差评!谭宗明刚定下神来,一下子就陷进了汪清泉里。那是一双水汪汪的大鹿眼,黑白分明的瞅着自己。哦,那种心慌的感觉又回来了,会心一击。赵启平还沉浸在自己差点马失前蹄的惊吓之中,一把扯过正在打哈欠的曲筱绡扭头就走。

这算是落荒而逃……吧,真特么言情。赵启平出门就后悔了,伸手赏了自己嘴一下,让你喝!上头了吧?真真是假酒误事哟。

所以说,喝高了就不要开车,迟早会翻。赵同学,你谭爸爸看着你呢。

这厢谭宗明脑海里迟迟忘不掉那双水润的大眼珠子,看什么都像那只野生的鹿崽儿。结果出门仰天长叹忘记索要电话姓名之际,脚下一空,从台阶上四仰八叉地摔了下去。

“安迪,我脚扭了。”

“所以?”

“告病回乡,这次脚踝真的肿了。”

安迪从鼻子里哼出了个单音,然后麻利的挂了电话。唉,当初就不该下凡。

谭宗明坐着专车到医院的时候心里还在演奏命运交响曲,走进骨科看到赵启平的那一瞬间就唱起了欢乐颂。

苍了个天哟。赵医生在心里为自己点播了一首一剪梅,还是单曲循环。

“我们昨天见过的。”谭宗明在一片死一般寂静中主动出击。

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危笑呢。赵医生呲了呲一口大白牙。

“哦,闲暇时间,放松放松。”说完赵启平又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不打自招!让你不走心!

“赵医生……很不一样。”谭宗明心里几乎要敲锣打鼓、普天同庆了。

“哈哈,平民百姓哪有什么不一样的。哪里不舒服?”赵启平觉得自己猛的心血上涌,只想暴起打人。

谭宗明用大拇指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面露尴尬。“呃……这个昨天出门的时候不小心从台阶上,嗯…摔下去了。肿了。”因为惦记你才滚下台阶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出口嘛。

赵启平挑了挑眉,从办公桌后转了出来俯身半蹲在谭宗明腿边,将裤腿卷了上去看察情况。谭宗明低头就能看到他的发旋,两个排在头顶上,小巧的,可爱极了。忽的想起来老家有个顺口溜:一个旋好,两个旋坏,三个旋死的快。这话没什么准头的,但还是有科学依据说有两个旋的宝宝更为调皮,脾气比较倔,思维活跃,机灵聪明。

这样的人八面玲珑,如果有孩子也势必是天资聪颖的。谭宗明不由自主地咂巴了咂巴嘴。

赵启平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肿状,起身去写单子,先让谭宗明去拍了个片。

“根据你的情况,可能是软组织扭伤。建议你平时避免长时间的站立和行走,自己多按摩脚踝或用毛巾热敷、用活血化瘀的药酒擦抹,在适度范围内活动脚踝,疼了就多休息。”说到休息,赵启平抬了抬他那高贵的下巴,深深地瞅了一眼谭宗明,“多休息,就是哪儿也别去。”

哎,崽儿真贴心呢。谭宗明暗搓搓地想着,自动忽略了多休息这三个字。好的,最近除了去夜店蹲点,哪儿都不去。

“那多谢赵医生了。刚刚看到墙上挂了几面锦旗,你可是救死扶伤,妙手回春呢。”谭宗明从来不吝啬于表扬,尤其是当喜欢的人有着真本事,这绝对是值得骄傲的。

赵启平笑了笑没搭话。救死扶伤?赵医生确实是个医界的中翘楚。但赵启平可不是。

临走的时候谭宗明要了张赵启平的私人电话,美其名曰下次好联系。

“下次来我们或许还可以聊一聊生意,赵医生。”谭宗明放出了极为友好讯息,讨好就是投其所好嘛。

赵启平将手中的中性笔转出了朵花儿,盯着手里的各种病例也不抬头。“那得看什么生意了,谭总。”

“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谭宗明不死心地反问。

“呃……欢迎再来?”

挑起的尾调撩的谭宗明心痒痒,牙根儿也痒痒的。这鹿崽子我要是吃不到嘴里我就从晟煊大楼上跳下去。

这边赵启平也是一脸懵逼,有病吧这人,哪有想天天光临医院的!骨科可从来不是言情小说的产地,不会……昨天吸魂儿后遗症吧QAQ苍了个天哟……我的五星……




b.好嘛,最后还是暗搓搓的发出来了。话说闲鱼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不仅可以认识媳妇儿,还可以碰见大舅子(并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korotama:

玩梗的反射弧总是很长。。。。。

改图,微博上的发射爱心梗哈哈哈哈

依旧灵魂画风(。)希望能有辨识度哈哈哈哈哈哈

小明:弟弟很生气,弟弟要离家出走

      梅长苏:白菜被合鸟子拱了  

LOF只能上传10张图?所以最后把凌李合体啦0 0

是的凌李很甜甜到画风不一样

一下子想不出第三人来凑最后一张凌李的图。。

就算打幺幺零说虐狗也是没有用的哦


【双cp】关于高中时期的味道

日常不正经的段子。cp:凌李,谭赵

私设没有年龄差。凌李谭赵同班。

高中大部分同学都会选择住校。教室里长期弥漫着一些杂七杂八的味道,比如辣条味,比如食堂的鸡腿味,比如隔壁……厕所的味道。

闻一下就感觉自己跟小仙女似的。

当初就不该下凡(手动滑稽)。





①李熏然vs赵启平

小狮子李然然表示面临高考,自己一定要拼命考上自己热爱的警校。他决定边吃饭边写作业。结果那天帮忙带饭的同学回来晚了。听力开始的时候,李然然仍在和自己的食物相亲相爱。

李熏然的后位是赵启平,右边就是教室门。出门右拐就是洗手间。

朕对你是一忍再忍,如今是忍无可忍!!愤怒的小赵伸出了一根修长的手指,大义凛然地戳了前位的后背。

“李然然,你在吃鸡腿吗?”

小狮子又使劲缩在桌洞里啃了两口食物,这才慢悠悠地回了头。

“……嗯”

“内个,有股厕所味……”

“?!!!!”

“老师!!!李熏然和赵启平打起来了!!!”

“……你熊的李熏然!我是想说,门口有股厕所味!”

结果就是李熏然和赵启平被教导主任叫到走廊里罚站了一个课间,理由是听力时间打架斗殴。

赵平平今天依旧很委屈。

李熏然:谁让你侮辱鸡腿!

②谭宗明vs凌远

看两个不用学习的学神吃宵夜你们不觉得压力大吗?

结局肯定买了双份对着头吃呗。

小仙女从来不用上厕所哒!

③凌远and李熏然

凌远从来不care老师们常说的高考压力,反正成绩好。考个重点大学板上钉钉的事儿。他决定给自己随便加个餐。比如鸡腿。

凌远的后位是李熏然,右边就是教室门。出门右拐就是洗手间。

“老凌,你在吃鸡腿吗?”

“嗯。”

“内个,有股……”

“给你。”

“……”

凌远把鸡腿凑到李熏然嘴边,笑的一脸慈祥。咱不知道凌远怎么长得,年纪轻轻就是个帅比褶子精。

哎,老凌的褶子都是那么的性感。李然然兴奋的吃起了鸡腿。

咦,我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④谭宗明and赵启平

赵启平从小就头脑聪明,而且很难得地智商在线到遇见谭宗明。自从遇见了老谭,赵平平的智商就跟自由落体似的一落千丈都不带反弹的,情商跟套路倒是活像过山车冲上云霄。

谭宗明的后位是赵启平,右边是教室门。出门右拐就是洗手间。

“老谭,你在吃鸡腿吗?”

“嗯~”

“内个,你就没有感觉……”

“哦,我懂了。”

谭宗明欢快地拉着赵启平和最后一排靠窗的同学换了位。然后俩人开始肆无忌惮的互相喂食鸡腿。

看什么看,学校都是我家赞助的。

哎,老谭越来越会撩了。

英语听力权当是背景音乐,全程听作《恋爱循环》。

后记:灵感来源今天英语听力,我前位在吃鸡腿。然后就有了①里的对话。难过,主席让我滚。就不。人家不就是想着少说点话怕被抓嘛。(委屈巴巴)

盒盒盒盒盒庄医生,季怼大概想脐橙辣

潇洒的胡椒面君:

有、有话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去洗澡……



噗盒盒盒盒盒……我想到了小方和然然……

不知道该不该打楼诚tag……我就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嗯不合适我删好啦。反正我高兴了hhh

好想做这样的视频哈哈哈好带感

!!!!太瘦了!

群青与光影:

666666




from artist Keiko Masumoto

捉奸现场。

阿诚哥哥:美男计…不会干啥吧……??

阿诚哥哥依旧满脸的戏hhhhh

嘤…已经是高清截图了发上来还是高糊……